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 > 人在洪荒已娶玄女 > 第三十七章 斩碎虚空【新书求一切】

第三十七章 斩碎虚空【新书求一切】

作者:十招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八荒阵乃是把整个天地都涵盖了 ,面积的宽广不下于千里 。她的声音根本无法穿透。

    即使是她天仙级别的修为也只能勉强把声音的余波拉长一点罢了,即使整个阵法中全是她的声音,声音也无法穿入青玄宫之中。

    周昭正躺窗边的床上看着月亮 ,好不容易才整完阵法,他本来想睡一会儿的,但此时竟然出乎意料地睡不着了 。

    其实按照他现在的修为根本不需要睡觉了 ,只需要短暂地神游一会儿就能释放掉所有的疲惫。

    但他毕竟还是从凡人修炼过来的,还有重生前那么多年的996福报,睡觉更像是一种享受了。

    青玄宫的夜景还是很不错的 ,之前一直专注于修炼 ,还没有真正欣赏过这个洪荒世界 。

    星星很明亮,云层也很淡,是那种真正没有被污染的夜空。

    只是……远处时强时弱的呼声是怎么回事?

    虽然无法辨别呼声的方向 ,但按照他的判断,大概是从宫外传来的。

    至于具体喊的是什么,则因为距离太远而冲淡了 ,根本听不清 。

    要不是他修为提升了,听力也随之突破了一大截,估计就连这么一点声音都听不清 。

    应该是有人被困在了阵法中 ,只是不知道是谁竟然敢夜闯青玄宫。

    反正也睡不着,周昭果断跳下了床,向口袋中塞了一大把符箓 ,走出门去看看宫外的情况。

    只不过对于自己布的阵法,他还是很有信心的,一时半会应该爆裂不开 。

    一路踏着夜色 ,为了避免打草惊蛇 ,他尽可能地掩饰着自己的气息,如此很快就走到了宫门前。

    直接飞上了宫门,俯下身子看向宫外的阵法。

    不看还感觉不到 ,这么一看他真的是被吓了一跳 。

    宫门外的空地就像是被轰杀了几千遍一样,飞沙走石、烟尘漫天,荒气就像是被强行激荡起来了 ,根本看不清阵法内的人影。

    要不是探知到了阵法内强盛的道气他估计根本就不知道阵法中还有个人。

    只不过……这气息怎么这么熟悉?

    他脸色巨变,这不就是玄女的道气吗?

    他第一次练习探知道气的时候探知的就是玄女的气息,所以他对这个气息真的是记忆犹新 。刻骨难忘。

    而且玄女的气息是真的独特 ,那种玄之又玄的感觉,仿佛是漫步在神秘的秘境之中一般。危险而又让人着迷 。

    本来想马上帮她解开阵法的,但突然间他跳下去的身影就停滞住了。

    他突然萌生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

    玄女不就是最好的探试阵法的人选吗?

    只有像是玄女这么强的人都破不开的阵法才是真正的可靠啊!

    这次看来要让玄女做这个工具人了 。

    周昭隐藏了全身的气息 ,在黑夜中隐藏得更加深 。

    坐在城墙上,他的两条腿很自然地垂着。

    深夜的冷风呼呼地吹过,在他这里却改变了方向。

    很巧妙的避风小窍门 ,长风虽然清冷却连他的头发也吹不乱 。

    而城墙前的阵法中依旧是飞沙走石 ,一片人间炼狱的景象。

    玄女被困在阵法之中,心情五味杂陈。

    周昭怎么也算是她一手培养起来的吧?就算是他不认自己这个师父,她也是认他这个徒弟的 。

    而现在的情况呢?

    她这个做师父的竟然被徒弟一个阵法就轻而易举地困住了。

    而且她也发现了这荒气的隔离作用 ,就算是她今天喊破喉咙声音也未必能传入青玄宫。

    而周昭又只是筑基的修为,七窍什么没有完全打开,更不要说听到她的声音了 。

    难道一定需要她自己轰破阵法了吗?

    她突然想起了万年前灭绝奇行种的大阵——混元河洛阵。虽然没有那么强势 ,但却都是一样得令人绝望,并没有非常强的攻击力,只是永远很难打破 ,非常搞人心态。

    而玄女现在,就被这八荒阵重重围困,而且心态并不是很好 。

    她拔出了王母与她的黑色长剑。

    剑刚出鞘 ,阵法就发出了哀鸣,似乎并不能承受这强大的剑气一般。

    着实是骇人的剑气,玄女已经尝试着熟悉了那么久 ,却还是无法完全掌控 。

    一切的术法在它面前都好像是小孩子的过家家一般微不足道 。

    握住这柄剑就好像是握住了掌控天下的大道。

    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剑破万法吧。

    玄女深吸了口气 ,让自己的心情尽快平静下来,只有达到足够平静的状态才可以真正催动这剑 。

    通体的漆黑花纹仿佛在跳动,就好像是一个鲜活的生命 ,只是被封印在了剑身之中。

    向前跨出一步。

    两步 。

    三步。

    猛地一剑挥下。

    一瞬间整柄剑和她的眼睛一样瞬间迸发出了幽黑的光芒 。

    而面前的阵法则好像被一剑斩断了脖子而瞬间土崩瓦解一般消散而去。

    磅礴的荒气向四方溢出,而冲向玄女一侧的,又被一剑斩得稀碎。

    这是什么神仙宝剑?竟然能撕裂气息!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一个深邃的黑洞 ,仿佛是一个眼睛一样 。

    “又是你?”黑洞中传来一个衰老而且沧桑的声音,像是一个已经看破了天道的老人。

    “又是我。 ”玄女把剑收回了剑鞘,嘴角却溢出了鲜血 。

    “不过天仙修为 ,竟然能一剑开虚空,果然不凡 。”黑洞中的老人声音很轻,但传入玄女耳朵中却如同黄钟大吕在敲响一样。

    “多谢夸奖。”玄女不着痕迹地抹了下嘴角 。

    “记得千年之前你就是如此修为 ,按你的天资,现在至少也应该像你师姐一样达到准圣级别了才对。 ”

    玄女虽然擦了嘴角的血迹,但很快就又流了出来 ,但她已经不想管了。

    “想不到老前辈踏入虚空这么多年竟然还是如此关注我等后辈 ,实在是荣幸之至 。”

    “也罢。毕竟尘缘未了。”老头半叹息的笑声显得十分装逼 。

    玄女向来不喜欢这种装逼的人。

    “多谢前辈指教。晚辈告辞 。 ”说着话只见她以快到几乎看不清的速度在虚空前抹了一下。

    整个世界清静如初。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