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回到汉末当暴君 > 第九十四章 负荆请罪

第九十四章 负荆请罪

作者:雁回还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天子要诩上殿说?”

    尚书台中 ,贾诩一脸震惊地看着卢植 。

    “是这样的,看来天子很看中你啊! ”卢植微笑中带着一丝叹息:“我本意让你成为我的副手,看来是行不通了。”

    贾诩没想过 ,自己这种六百石的小吏 ,也能上殿,还要在群臣面前发言。

    贾诩本能地想要拒绝 。

    但是天子的口谕,根本就无法拒绝 。

    不过也好 ,这倒是个机遇,若有朝一日能飞黄腾达,那就有机会报那个坑害自己的刘御史一箭之仇了。

    “好 ,诩这就去准备。”

    ……

    杨氏府邸 。

    杨彪正坐在案前,翻阅着手中的《欧阳尚书》。

    忽然一家丁跑了过来。

    杨彪没有放下经籍,只是瞟了一眼家丁:“何事?慌慌张张的 。 ”

    家丁毕恭毕敬地行了个礼 ,然后慌张地说道:“不好了,杨家主!旷公子悬梁自尽了! ”

    “什么!?”

    杨彪啪的一声把手中书卷摔到桌上,眉头紧蹙:

    “这是怎么回事 ,阿旷怎么会悬梁自尽?你给我细细说来!”

    家丁从怀中取出一腊封,呈给了杨彪。

    “小的也是听旷公子的管事说的,这是旷公子的绝笔 ,杨公过目。 ”

    “你且出去罢 。”

    杨彪抠开腊丸 ,展开中间的布帛。

    腊丸很小,布帛上的字也很小,只有短短两行。

    「临死 ,拜上大伯父言:旷不遵守天子政令,许流民重利,让流民前往唐聚受田 。贿赂官吏 ,以得到好地。」

    “这孽障!”

    看到这里,杨彪扶住额头,怒骂一声。

    “对于新政也敢动心思 ,这小子当真是不知好歹!我杨氏经学立身,怎么就出了这么个瞒上欺下的奸佞之徒! ”

    再看反面,杨彪险些惊的仰翻在地 。

    「旷所为 ,已被天子侦之 。」

    “孽障啊!杨氏怎么出了这种孽障!!!”

    杨彪压住火气,继续往下看。

    「旷使亲族蒙羞,自知无颜面见大伯父 ,故用天子赐旷的白绫三尺 ,悬梁于城东唐聚。

    不肖杨旷留」

    看完,杨彪只觉得自己的呼吸急促 、头晕眼涨,眼前一片昏黑 。

    “孽障!孽障!”

    杨彪深喘了几口气 ,然后扶着墙走了出去。

    “杨公! ”

    几个在外守候的家丁,见杨彪如此,连忙上前去扶。

    杨彪仿佛在这一瞬间老了不少 ,他摆了摆手道:“没事没事,赶紧给我准备荆条,我要入宫面圣!”

    几个家丁一脸愕然 ,面面相觑 。

    “快去!!”

    “是,杨公! ”

    不一会儿,一个三十余岁的少妇领着一个少年出现了。

    正是杨彪的正妻和他的儿子杨修。

    杨修此时正少年 ,身量已经颇高了,一双大眼睛显得灵气十足 。

    他先是问候了一声,然后问道:“父亲为何要找荆条?”

    杨彪爱惜儿子 ,强打着精神笑说:“父亲犯了错 ,当然要去请罪,我要你读书,你应该知道那些典故。”

    “负荆请罪 ,儿当然知道,只是父亲又没有犯错,为何父亲要去请罪?明明是旷兄还有叔叔他…况且旷兄已经自尽了 ,天子的愤怒或许已经平息了,若是父亲再去的话,恐怕天子会以为… ”

    杨彪面色忽然僵硬 ,严厉地问道:“以为什么?是谁给你说这些的? ”

    而后杨彪凌厉的眼神扫过正妻袁氏,袁氏一脸淡然,仿若不见。

    火药味儿正在酝酿 ,杨修赶紧跑到了母亲身前,对杨彪恭敬地说道:

    “不是母亲说的,只是阿虎他们给母亲通报时我听来的 。”

    “唉。”杨彪一向疼爱叹了一口气 ,语重心长地对杨修说:“你聪明 ,天子也聪明,你的聪明不是用在糊弄天子身上的。你年纪还小,不懂 ,现在为父主动去认错,天子仁慈,想来也没什么大碍 。 ”

    说完 ,杨彪回到房间,褪掉外边罩着的大氅,背负着荆条 ,出了杨氏府邸 。

    独留袁氏母子在院子。

    “母亲…”

    袁氏哀叹了一声:“唉,你父亲他,被天子吓到了 ,这段时间一直战战兢兢的。

    这次阿旷死了,也不能让他放心 。

    就如,我活着 ,他一样不安心一般。”

    小杨修沉默了。

    自从天子“崩而复生 ”后 ,杨彪和袁氏,就一直不是很和谐 。袁氏很长一段时间都在以泪洗面,而杨彪总是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袁氏。

    杨彪的正妻袁氏 ,正是袁术袁绍的姑母。

    自前段时间起,

    以前常来杨氏府邸的袁绍、袁术二兄弟,杨修亦是再也见不到了 。

    聪明如杨修 ,直觉地察觉到了——袁家出事了!

    后来,事情闹得整个雒阳沸沸扬扬,杨修才终于得知——袁氏被抄家了。

    事情到了这 ,杨修终于有了一个完整的猜测:自己的父亲杨彪,害怕正妻袁氏连累到自己的亲族。

    而杨旷一事,无异是加剧了杨彪内心的恐惧 。

    杨修今年虽然才十四岁 ,但已是闻名雒阳的天才少年,他本人也是自恃智谋。

    “父亲他就是想得太多,要我说 ,父亲去请罪 ,才会让天子觉得这是父亲的安排…”

    “不要胡言乱语!若是让天子知道你揣测上意,会害了杨家!”袁氏连忙捂住杨修的嘴,但她眼中却流出了一丝不满。

    不是对杨修 ,而是对刘宏 。

    ……

    “哦?你说杨彪已经得到消息了?现在正准备过来负荆请罪? ”

    刘宏半躺在榻上,吃着侍女递上来的蔬果 。

    “是的陛下!见还是不见?”

    刘宏想了一下道:“虽然朕不想见,但还是见见吧 ,先让他等着吧。”

    小太监毕恭毕敬地应了一声,而后匆匆出去了。

    杨彪此刻正半坦着上身,背后也背着荆条 ,就跪在台阶之下 。

    小太监轻咳一声,然后说:“杨公啊,陛下说这会儿事务繁忙 ,麻烦再等会儿吧。 ”

    “我戴罪之身,只等陛下降罚,等多久都是无妨的。”

    秋风萧瑟 ,没过一个时辰 ,杨彪已经冻得是嘴唇青紫,下身更是因为久跪血液不畅通连知觉都消失了 。

    “吱——”

    刘宏寝宫的大门打开了。

    “杨公,陛下唤你进去呢。 ”

    “臣…杨彪 ,遵旨! ”

    说完,杨彪勉强站起来,然后扶住台阶 ,堪堪一步一步向前走 。

    到了宫中,刘宏正目光炯炯地看着他。

    杨彪只觉得一股寒意袭来。

    “罪臣杨彪,拜见陛下!”()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