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回到汉末当暴君 > 第一百二十章 马儿来了

第一百二十章 马儿来了

作者:雁回还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话说杨彪被罢官 ,连食邑也削了不少,他家在京中的房舍 、作坊、田地全都充了公。

    讲真,现在刘宏只想把这些公田赏赐出去 ,以达到激赏军功的目的 。

    向来治军,唯有激赏军功,奖惩得当才能强军。

    书房之内 ,刘宏及其一手提拔起来的诸卿,正在对战争之后的事务进行和,你三人速速拟定 ,将录事参军所呈的军功名册 ,按实按量进行赏赐,而后刻碑记录,不得有误! ”

    “是!”

    对于刘宏的大动干戈 ,诸人已经习以为常了,因为大家都知道,刘宏这么做 ,必然是有深意的。

    刘宏刻战功碑,详述将士功绩、奖赏,所图有二 。

    一是让士卒们知道:这些赏赐是刘宏给的;二是让人民知道:为天子征伐 ,有肉吃有田拿!

    自从刘宏秉政来,对自己直领的西园八营进行了多种改革。

    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增加了从军者的待遇 ,到现在,人人思战,人人感念天子恩德。

    可谓之——武德充沛 。

    当然这也和刘宏目前的方针有关。

    先平叛 ,这就算是边打边练 ,而且还附带着恢复中央的影响力。

    刘宏所接手的大汉,已经是个破罐子了,强汉在这时已经是个笑话 ,试问连自己子民还有领土都无法保护好的国家,其治下的百姓会有多少归属感?

    故此举,旨在从根源处解决这个问题 。

    这个问题 ,只要用对方法,解决不难,毕竟大汉还是那个大汉 ,马上得天下,民众尚武之风气还很浓厚 。

    刘宏只需要对症下药。

    奖励军功,强兵强国!

    ……

    远在千里之晚的右扶风武功县。

    京兆尹盖勋正皱着眉头 ,观看整个西凉地区的舆图 。

    “咳咳咳咳…”

    夜里寒冷,一阵冷风袭来,盖勋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旁边的从事看到了揪心的扶住盖勋道:“大尹 ,时间不早了 ,您早点儿休息吧! ”

    “无碍无碍…我受陛下恩重,当为陛下分忧,粮秣辎重即来 ,我亦需提前做好准备。”

    说完,盖勋拨开从事,继续揣摩地图 。

    刘宏书信里 ,简单提了一嘴,自然还有由尚书台草拟的更加精细的战略计划。

    甚至还附上了一张足够详细的地图。

    现在盖勋正是想要找出一条道路,来为前线的士卒输送粮草辎重以确保后勤无忧的道路 。

    无他 ,只因西凉多马,来去如风。

    盖勋若是不谨慎些,失了粮道 ,那问题可就大了。

    “大尹…”

    看着看着,忽然旁边的从事又惊叫起来 。

    盖勋头也没抬,低声呵斥道:“不要吵闹 ,等会我自会去休息。 ”

    “不是…大尹您的后背…”

    盖勋一听 ,意识到什么似的,额头冷汗骤然流下,痛哼一声而后眉头锁紧 ,暗道不妙。

    这个时间点,可太致命了!

    “末吏去给您打热水,拿药!”

    说完 ,从事匆忙走了出去 。

    盖勋颤颤巍巍地拿手摸了摸后背,只觉得满手湿湿黏黏,把手凑近在灯光一看 ,鲜血淋漓 。

    “哎! ”

    背疮,这是一直困扰着盖勋的问题。

    应是刚才剧烈的咳嗽,牵扯到了伤口 ,结痂崩裂了。

    此疮一犯,疼痛难忍,血流不止 。

    再之后就是很长一段时间的精神萎靡。

    盖勋的积弱的身体 ,正是因为背疮所致。

    刘宏一直知道 ,所以他在信中极言,让盖勋保重好身体 。

    但是盖勋有点惭愧。

    刚能为皇帝做点事,就出这么个幺蛾子 ,可谓是深恩未报,尚有遗恨。

    不一会儿,从事带来了伤药 ,还有一大盆热水 。

    “大尹,末吏帮您清创,上药 ,还请您多忍耐则个。 ”

    盖勋默然不语。

    他心里尽在想,该怎么规划好后勤的路线 。

    ……

    “嘿,大哥 ,这马镫可真是个好东西,俺一骑上这马,似俺这般不善射之人 ,也能挽三石强弓。”

    一路上 ,张飞总是极言夸赞这种马具。

    刘备的耳朵听得都快起茧子了 。

    但同时,他也承认,这东西做的实在是太妙了 。

    这一队骑兵 ,没有一个不夸的。

    连沉默寡言的关羽,亦忍不住称赞道:“陛下真巧思者也,我军有此神物 ,必能以少破多,纵横西凉。”

    张飞憨憨一笑道:“是吧,二哥! ”

    “嗯…尚有一事 。”

    刘备面色严肃地说道:“此物乃是马军利奇 ,万不可落入敌手,若被敌人得到,恐怕又成我边郡汉民的一大劫。”

    关羽和张飞沉默了。

    刘备能想到的 ,他们也能想到 。

    只是这个问题似乎无法避免,因为一打仗,难免有损伤。

    即便有极低的几率没有损伤 ,那敌人看到这种神物 ,也一定会动心思仿制,尤其是那个心计深沉的韩遂。

    “那就,一举平定西凉 ,斩杀贼酋! ”

    这样就不会泄露了 。

    一说,三兄弟对视自信一笑。

    倒也是。

    有了这种东西,还打不下西凉 ,那可太丢人了!

    ……

    在首阳郊野,马腾和韩遂两军相隔十里对峙 。

    到底没有彻底撕开脸皮,最开始他们只是两边在互相传话。

    韩遂方就抨击马腾阴结朝廷 ,意图吞下整个西凉。

    马腾方亦是不让,反过来咬这是韩遂本人的毒计,污蔑并且意图要搞垮马腾的声名 ,策反马腾部下羌人 。

    两方都被做了功课,谁都说不服谁 。

    于是,商量好 ,带上各方羌人族人 ,外加侍卫百人,相会于两军中间处。

    马腾才没走多远。

    忽然一骑绝尘而来,马上的骑士一身白袍 ,形象英挺,不是自家的儿子马超,更是何人??

    “孽子!”

    隔着老远 ,马腾就挥着马鞭急声骂马超道:“谁允许你乱跑了!给我滚回家去!”

    可惜离得太远,马超压根也听不见 。

    不消三十息,马超到了。

    小年轻的脸上有点兴奋。

    “父亲 ,听说你要打韩遂那个老阴比?带上孩儿啊! ”

    马腾寒着脸,低声呵斥道:“我罚你禁足,你又何故在此 ,是挨打的还不够吗!”

    马超挺起胸膛道:“孩儿解禁出来,听说这个消息,赶紧跑了过来!

    不就是个韩遂吗!且看孩儿将他活捉回来 ,献给父亲!”()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