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玄幻 > 我的武功带特效 > 第九十一章 我武当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第九十一章 我武当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作者:鱼跃冲顶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尔敢?”六大派意图对小师叔祖不轨 ,武当七子见状,纷纷大喝出声,率众弟子挡在这些江湖众人面前 ,怒目而视,毫不畏惧。

    “尔等以为武当是你们想闯就能闯的吗? ”

    武当弟子拔剑在手齐齐对准外敌,寒光凛凛 ,锋锐夺人,只要对方稍有妄动,就会一剑刺下 ,毫不留情 。

    被气势所夺 ,六大派众人立刻停下脚步,凛凛杀意,头顶若悬刀剑 ,一时不敢轻举妄动。

    “哼!区区一个武当山如何能敌我们六大派合力?”一声冷哼,那水泊梁山的病关索杨豪面色不善。

    “不错,以六对一 ,岂有后退之理?”丐帮的邋遢长老手中握着一根粗大的石棍重重在地上一敲,力劲宣泄,地面被敲出一个醒目的空洞 。

    “我们留下一半人应付这些武当弟子 ,其他人去攻飞来峰! ”武圣庙的赤脸大汉丹凤眼瞥来。

    “走!”

    ……

    一声喝下,六大派之人立刻随之而动,一分而开。

    一半人与武当七子等人相对 ,另一伙人却是一窝蜂朝着东方飞来峰扑去 。

    门下被武当绝学所伤,他们显然已经认定必是武当中人从中作梗,其中又以这从未露面的武当小师叔嫌疑最大 ,岂能轻易放过?

    什么?

    这武当小师叔传言众多?

    不 ,他们却是不信。

    天生骨骼惊奇,万中无一的武学奇才?

    武道、大道,一肩挑?

    武当小三疯 ,抱道而生?

    ……

    江湖传言,三人成虎,以讹传讹 ,根本不可信。

    他们之中那个不是混迹江湖已久,什么古怪的传闻没听过 。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 。

    一个十八岁的毛头小子 ,从未下过山,又从未涉足江湖历练,能有多少功力 ,却能一掌击败半步先天的百年老魔,说出去谁信。

    这若是真的,哪还是人吗?

    要么是谣传 ,是这衰弱已久的武当刻意宣传 ,塑造的武道虚假神话,用来震慑不明就里的江湖人?

    要么就是这武当小师叔修炼了什么采补之内的邪术魔功,才能年纪轻轻 ,功力如此突飞猛进,趋至这超乎想象的境地?

    不管是哪一种,蒙蔽普通江湖人还行 ,想要骗过他们六大派,却是想多了。

    今日非要戳穿这武当小师叔的虚假神话不可!

    愤怒充斥在六大派众人的心中,如火焰般燃烧 ,一个个如狼似虎地扑向飞来峰 。

    “拦住他们!”谢宝树见状,面色一沉,手重重挥下。

    “是 ,大师兄! ”武当人虽少,但此时没有一个人畏惧,分散而开 ,形成一个扇形 ,一步不让地挡住六大派之人。

    “我等尊你武当为真武道场,三疯嫡传,但别以为我们不敢动手 。若是今天你们不交出凶手 ,我六大派誓不罢休!”病关索杨豪冷哼连连。

    “阁下,莫非真当我们武当是被吓大的!”谢宝树针锋相对,身后武当众弟子也丝毫不退。

    “宝树 ,让他们去吧! ”此时郑青山却是叹息一声开口了 。

    “掌门…… ”武当弟子为之错愕,手上动作不由一停。

    “哈哈!识时务者为俊杰,武当不过如此!”病关索杨豪大笑一声 ,六大派众人蜂拥而去。

    “掌门,为何如此?我们武当人虽少,却也不惧这些江湖匹夫!”谢宝树十分不解 。

    郑青山却是笑着摇头 ,“你们啊还太年轻,不明白其中关键。

    六大派合围武当,这事本就蹊跷。六大派也是江湖大派 ,最重名声 ,门人接连被武当失传绝学所伤,涉及到各自门派的名声,不顾脸皮随意攀咬 ,他们很难做得出来,关键还是六派一辞,这更是难上加难 ,这事倒不像为假 。

    但江湖人谁也知道,这些武学武当本门也已失传,哪怕这六大派心中也是存疑 ,所以虽然合围而来,气势汹汹,但也只是只有面子没有里子 ,没派出一位先天宗师,却也是留了余地,显然不想将武当逼迫太甚 ,只想要讨回一个是非黑白 。而我武当 ,一有传承外泄之忧,二来你们三师叔也已失踪,还没到与这六大派你死我亡的地步 ,实在不宜将事情闹大! ”

    小老儿掌门胸中自有城府,将其中缘由一一道来。

    武当众弟子一听顿时恍然大悟。

    掌门不愧是老江湖,若非他老人家点透关键 ,不然他们真的想不出眼前这看似凶险的局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

    那六大派一个个看似凶神恶煞,却一个个内心自有盘算。

    江湖套路深,真是信了你的邪。

    “可是掌门 ,也不能任由他们去闯飞来峰啊!那里可是小师叔祖的道场,武当重地,传了出去 ,武当名声岂不是有损?”其他六子不敢质疑,但谢宝树作为郑青山亲传大徒弟,七子之首 ,却是疑惑出声 ,其他武当弟子也是面带不解 。

    “你们真是关心则乱!”郑青山抚须而笑,“你们怎么还不明白,以你们小师叔祖的本事 ,若他老人家都挡不住这六大派,你们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放心吧,这群人去找你们小师叔祖本就是自讨苦吃。飞来峰上布置重重 ,未到先天,上去就是绝路,岂是他们能闯?再说若不给这六大派人一份颜色瞧瞧 ,他们气势汹汹而来,又岂会心平气和地坐下来好好谈 。

    如今武当,长老失踪 ,又遭污名,本也是一大受害者。不管凶手是谁,我武当也绝不能自乱阵脚 ,放过那真正的幕后黑手! ”

    “掌门运筹帷幄 ,弟子领命!”武当七子和众弟子信服拜倒。

    看着六大派一往无前地朝飞来峰扑去,不知不觉他们眼神幽幽起来 。

    ……

    “武当小师叔,给我滚下来!”

    “武当窝藏凶手 ,罪大恶极!今天不给个交待,就让你飞来峰一刻不得安宁! ”

    “什么武当小三疯,十年不下山 ,依我看是分明躲在山上修炼什么见不得人的魔功!”

    “今天不解释个清楚,非要把你从这乌龟山上揪下来,戳穿你的真面目!”

    ……

    六大派众人鱼龙混杂 ,一到飞来峰下,就吵闹不休,骂街不停。

    原本清净之地 ,顿时嘈杂一片,惊起鸟兽无数。

    “哼!我武当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一声冷哼 ,不怒自威 ,突兀从山巅响起,声如闷雷,顿时压过诸多杂音 。

    声音所到 ,响起阵阵气浪,震得人耳膜欲破,头昏目眩 。

    “嘎?”还有许多污言秽语卡在嗓子眼 ,还没吐出来,就硬生生被压了回去,六大派之人憋得满脸涨红 ,咳嗽连连,一看山巅声音传来之处更是面带骇然。

    这武当小师叔好深的内功修为!

    这飞来峰如此巍峨,足有万丈 ,能从其上传音而下,声音不见衰弱,反而震响如雷 ,可见功力当真非同凡响 ,江湖寥寥可数。

    难道之前那些江湖传言是真的?

    这武当小师叔年仅十八岁,功力之深,已能力压半步先天的百年老魔?

    若真是如此 ,我们贸然来闯其道场,岂不是……

    ……

    六大派之人一时气势为之大衰 。

    “怕什么?我们六大派精英齐聚,难道还怕一个十年不敢下山的武当小师叔不成?”水泊梁山的病关索杨豪见众人退却 ,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声而吼。

    “不错!六大派合力,若被一人逼退 ,以后还有何颜面立足江湖? ”丐帮的邋遢长老手中石棍重重敲击,稳定军心。

    “一起上,破了这飞来峰的破阵! ”龙门的舵主也开口了 。

    “呵呵!我关某人的大刀已经饥渴难耐了!”武圣庙的赤脸大汉沉喝道。

    “嘿嘿!我黑无常的哭丧棒却也不是吃素的!”无常宗黑衣人阴测测笑道。

    “撼江山易 ,撼五岳难 。五岳派可不会任人欺负,不讨回个公道,今日决不罢休! ”五岳派雄壮汉子瓮声瓮气道 ,双拳捏得咯吱作响 ,气势慑人。

    ……

    六大派领头人一一发声,各派众人也回过神来。

    “上!一起冲!我们人这么多,还怕一个毛头小子不成?”

    石碑在前 ,逢林莫入 。

    他们却是看都没看,如潮水一般涌上了飞来峰。

    麻烦,实在麻烦……

    吕纯良站在山上 ,将山下所发生的事都尽收眼底,更是暗叹晦气,只觉得冤枉。

    十年独坐深山 ,好不容易要下山了 。

    但他人还没下去呢,怎么就成杀人凶手了?

    哎,江湖太危险了!

    我还是先去自闭一会好了!

    什么?

    有人闯山?

    一个先天都没有 ,闯个鸡儿山?

    若是人多势众有用,这江湖上还要高手做什么?

    真当我吕某人布置的阵法,是摆设的 。

    对付这些人 ,又何须我亲自动手。

    为什么不解释?

    解释又解释不清楚 ,越解释越麻烦。

    江湖中的事若是都解释得清楚,还要武功做什么?

    拳头大,才是硬道理啊!

    再说武当行事 ,又何须向他人解释?

    不让这些江湖人心服口服,道理是讲不通的 。

    吕纯良侧枕山石,任由山下牛鬼蛇神 ,我自岿然不动。

    片刻钟后,山下就有阵阵惊吼声四起。

    ……

    “这是怎么回事?”

    “我们被困住了,一直在原地打圈圈!!这莫非是传说的鬼打墙? ”

    “什么鬼打墙?这些桃树有古怪 ,布局森严,似乎是某种奇门阵法?”

    “砍倒它们!强行破阵!”

    ……

    “这又是什么?武侯八阵图? ”

    “失传至少万年,这武当小师叔竟然还原出来了 。”

    “攻占武当山 ,我们是不是错了!呵呵……”

    ……

    桃树纷乱,碎石遍地,一片苍夷。

    江湖众人气喘吁吁站在山腰上 ,衣服破烂 ,沾满了枯草落叶,浑身青肿,逃荒的难民一样狼狈 ,再也不复之前的赫赫威风。

    六大派为首之人更是双目失神,嘴角都在微微抽搐 。

    这武当小师叔,何其丧心病狂也?

    阵中有阵 ,阵后还藏阵,连环不尽……

    六大派加在一起,也有数百人 ,进入飞来峰,这才遇到两重阵法,就气力大损 ,就这样也才前进不到千丈距离。

    抬头而亡,飞来峰山巅仍是深入云端,高不可及。

    这里面又有多少层阵法?

    五层?十层?一百层?……

    一时间六大派之人心头笼罩着无尽的阴霾 ,浓得化不开 。

    偌大一个飞来峰 ,在他们眼中,就如同一个张开无底巨口的怪兽,来多少就吞下多少。

    这六大派的人加在一起也有上千人 ,却也是微不足道了。

    “难道就要这么无功而返? ”他们不禁迟疑起来 。

    “不行!六大派若是连一座飞来峰都攻不下,以后岂不是要被江湖人大为嗤笑?”想到了种种后果,本派名声不容有损 ,六大派领头之人对视一眼,纷纷点头,一起出声喝下 。

    “不要停 ,继续向前!”

    “还有走? ”江湖众人面带为难,但头领有令,他们只好硬着头皮往前走。

    呜呜呜……

    黑风阵阵 ,乱石纷飞……

    一入八阵图,立刻情形立变,如换天地。

    明明是人间六月 ,暑气正盛 ,煞气酷寒,直入骨髓,让人浑身打着摆子 ,呼气成霜 。

    前后左右更是昏天暗地,方向难辨,如置幽冥地狱中。

    “后退 ,快后退! ”

    “不闯阵了,我们回去!”

    “武当小师叔,实在太可怕了!”

    ……

    六大派众人心态为之崩溃 ,偌大的飞来峰处处可闻。

    “哎,实在太吵了!牛儿,鹤儿 ,打发了他们! ”山巅云层中传出一声声懒洋洋地声音 。

    吽……

    唳……

    低吼如雷,鸣叫冲霄。

    一重小山般雄壮的背影盯着巨角下山而去,天上更有一座黄云悠然飘落。

    “那是什么?”

    八阵图凶险 ,天象颠倒 ,置身其中,如陷泥潭,寸步难行 。

    六大派之人突然只觉大地震动 ,吼声如雷,黑风被随之破开,顿时见到一头长角如勾的硕大青牛 ,沿着崎岖的山道踱步下来。

    噗噗噗……

    一头丹顶大鹤扇动宽大双翅,掀起劲风阵阵,圆溜溜的眼珠子直勾勾盯着众人 ,灵性十足,充满着莫名人性的古怪意味。

    飞来峰上竟有如此灵禽异兽?

    六大派之人心中暗叫不妙,还来得及后退 ,就见……

    嗤!

    大青牛深深吸气,鼻中竟是喷出浓浓的炽热白汽,巨角对着众人 ,下一刻轰然冲击而来 ,推金山倒玉柱,身躯雄壮如山,气息令人窒息 。

    砰砰砰……

    牛皮坚韧 ,刀剑难伤,巨角更是尖锐,猛牛下山 ,力气惊人,更是横冲直撞,将人群搅得混乱。

    到最后大青牛更是人立而起 ,舞动双梯如幻影,竟似是某种精妙凶狠的拳法。

    那六大派之人在普通江湖人眼中或许武功不俗,但在这大青牛的异兽怪力之下 ,却是一碰就倒,一擦就飞,一个个身影横飞了出去 ,惨叫不止 。

    噗噗噗……

    大黄鹤为仙山灵禽 ,并不下场,参与凡俗厮杀之事,只是双翅扇动不止 ,掀起十七级的狂风,卷动山间的落石如雨,重重砸落下来 。

    一个个人影被砸得凄惨倒地。

    “跑 ,快跑!”

    “飞来峰上有妖怪! ”

    “这武当小师叔不是人!”

    ……

    大青牛 、大黄鹤,如此灵性,完全超出了认知 ,比阵法还要吓人得多。

    众人顿时一个个彻底崩溃了,连滚带爬向山下跑去 。

    “停下!”六大派为首之人纷纷出口喝停,却拦都拦不住 ,只能狠狠地看了眼前肆虐地大青牛和大黄鹤一眼,才恨恨掉头就走。

    吽……

    唳……

    两声得意地鸣叫,一牛一鹤 ,这才摇头晃脑地回山去了。

    “终于走了! ”吕纯良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 。

    谅这下六大派之人不敢再在武当肆意乱为了吧!

    “咦?”他正在暗想 ,突然觉得不对,身形一掠,站立山巅直朝南方望去 ,顿时惊疑不定起来。

    视线中,赫然见到四团磅礴之气如狼烟笔直,冲天而起 ,气机与外界感应,扭动虚空,呈现黑爪、神鞭、金印 、赤符……正在快速移动过来。

    那四股气息是如此陌生 ,从未所见,却莫名有种深深地熟悉感 。

    “那是……”

    ……

    “掌门,快看! ”

    天柱峰下 ,郑青山老神自在率领着武当七子和众门人等待多时了,一眼就望见六大派之人灰头土脸从飞来峰上跑了下来,一个个鼻青脸肿 ,相互搀扶 ,伤势严重,再也不复之前的凶悍逼人。

    等见到武当众人时,六大派之人不由停下脚步 ,面带尴尬,气势为之一弱。

    “武当掌门,这就是你武当的待客之道吗?飞来峰上危险重重 ,你一定不做阻拦,分明是想坑死我六大派”六大派为首之人齐齐朝郑青山质问 。

    此话一出,那受伤惨重的众人吃了大亏 ,也目光不善起来。

    面对六大派怒火,郑青山却是抚须而笑,“尔等来者不善 ,自己擅闯飞来峰,吃了大亏,却要恶人先告状吗?你六大派如此霸道欺人 ,江湖人都知道吗?”

    “你…… ”一声质问 ,堵得六大派有口无言。

    毕竟此事实在丢脸,闯入别家山门本就理亏,人多势众 ,却在一个十八岁的年轻小子身上吃了大亏,若是传出去,真是颜面扫地 。

    “飞来峰在山门之内 ,为何布置重重阵法,你们武当到底是在怕什么?莫非其上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 ”无常宗地黑衣人阴测测地开口了 。

    “不错!那飞来峰只是一个十八岁小子的道场,有何秘密 ,需要如此严密防护?”

    “此地无银三百两!”

    “说,说,说…… ”

    ……

    众口一词 ,誓要逼出郑青山说出真相。

    难道老道要告诉你们,小师叔只是稳健如斯不成?

    那可也太……

    郑青山不做解释,只是冷冷一喝 ,“飞来峰既是我武当地界 ,我武当如何行事,又何须向他人解释?”

    一声落下,如金石坠地。

    六大派面色越发难看 。

    明明是他们受了重创 ,这武当却一个解释都没有,他们纵横江湖,何曾受过如此轻视 ,顿时一个个怒火烧心,神情不善地缓缓逼近过来。

    “列阵!”谢宝树等武当七子早就小心提防着众人了,见状大喝一声 ,武当众弟子立刻拔剑,列成严密阵势,与六大派相对 ,寸步不让。

    一时间气氛无声,越发压抑,只有众人的呼吸声粗重 ,越发急促起来 。

    大战一触即发。

    就在这时 ,一声长啸打破了平静,充满了傲然之意。

    “大师兄说得好!我武当行事,何须向他人解释? ”

    “什么人?”六大派大怒 ,循声望去 。

    顿时见到地平线上走来四个人影,身形各异,但一举一动 ,都有高山仰止的气度,望之侧目。

    郑青山看了一眼,一双老目豁然瞪大 ,先是惊喜万分,随后想到了什么,又满是迟疑起来。

    “四师弟 ,五师弟,六师妹,小师弟?是你们吗?你们没死!”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