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仙侠 > 万界仙途 > 第一百七十四章 伤势暴露

第一百七十四章 伤势暴露

作者:绝世猫妖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第一百七十四章 伤势暴露

    长青六百七十一年,四月十二。

    柏宜城 ,李家次女风光大嫁,公孙府的少爷当了新郎官儿 。

    迎亲队伍过了宣武街,一行数十人浩浩汤汤地朝着公孙府开去。乐师们皆着红装 ,片刻不停地奏起喜乐 ,白驹上的公孙荣星目光炙热,频频望向花轿。

    他与李家次女未曾见过面,只是听说这李桃之天生丽质若仙女 ,是不少贵公子的梦中佳偶 。今次却被他娶了进门,何等意气风发 。

    与他视线相同的,是乐师中一位与周围人格格不入的绿裙女子。

    此女连滥竽充数都算不上 ,拿着杆喇叭也不跟着奏乐,反而是痴痴地望着十六人抬的花轿。

    “嗯? ”

    公孙荣星注意到了这厮,眉头一皱 ,不愿冲了喜气,便叫随行的管家提醒一二 。

    官家是个三角眼八字胡的中年男子,高瘦的身形披着宽大的袍子 ,走到沈鱼雁面前,令她想起了魔音阁里晾衣服的竹竿儿。

    “我说你……那个谁?你可别偷懒儿啊!麻溜地给我吹起来!”

    竹竿儿低声呵斥着,他着实想不起来 ,自己是什么时候招揽了这般奇葩的乐师。

    沈鱼雁正神情恍惚 ,闻言也未曾多思,径自横起金碧喇叭,哀乐吹奏行云流水 。

    一曲肝肠断 ,天涯何处觅知音。

    啧!

    白驹上的新郎官眉头皱得更深,终究没再搭理。【和光同尘】的力量影响着百尺之内的行人,让他们觉得沈鱼雁所做的一切都再正常不过了 。

    花轿中 ,三人并坐。

    楚凝悄然掀开窗帘的一角,发现街上还有不少太兴帮弟子搜查她的行踪。

    “看来还得再躲一会儿!”

    她说罢,转头望向楚凡 ,目光中泛着飒爽和不舍 。

    与弟弟分别后,她很久没像今天这般“疯 ”过,既自信又强大的感觉 ,令她久违的留恋。

    只是,天下无不散之筵席。她这个弟弟摆下好大一个烂摊子,估计此刻便是二人互道告辞的时候了 。

    “小凡 ,这把白电已有剑灵 ,你且收好了 。 ”

    楚凝将佩剑递给楚凡,白电受她供奉十年,剑灵正日趋强盛 ,此时换主,实为不妥。

    灵器的诸多特性秘闻,楚凝不懂 ,楚凡身为南州第一修者又岂会不知。

    “姐姐为何突然要将佩剑赠我,白电可是跟了你好些年啊!”

    “瞧你!这是咱俩的约定,你如今已克服了那怪病 ,白电便归你了!”

    愿君安康,赠君宝剑 。

    都十来年过去了,白衣白剑的天元首徒刚在南州崭露头角 ,倒是对自己的弟弟毫不吝啬。

    楚凡闻言动容,那不过是他四岁时,楚凝对其许下的承诺。

    “原来姐姐一直记得 。 ”

    “当然了 ,什么时候回双溪峰 ,我把宗门剑法全都教给你。”

    纵然楚凝不曾明晓楚凡的根底,却也知道天元剑派的剑法,怕是已难入弟弟的法眼。此番传楚凡剑法是假 ,期盼弟弟回归宗门是真 。

    就算实在看不上天元剑派,也该远离邪门外道,老老实实地待在她身边。

    楚凡略微发白的嘴唇翕动 ,欲言又止。

    自小便与姐姐心意相通的他,总能知晓楚凝的想法,若不是心脉受剑气侵袭 ,命在旦夕,他险些就要答应了楚凝 。

    “这剑,还是姐姐留着。”

    他将楚凝握着白电的手推了回去 ,许是怕姐姐不高兴,又转移话题。

    “倒是我的十六岁生辰,姐姐没能赶上 ,是否给小弟补上贺礼啊? ”

    楚凡笑着 ,眉眼一如当初东州小镇学堂里的少年,纯真的模样叫两人中间夹着的新娘子瞠目结舌 。

    闻人曼婷与楚凡生活了两年多的时日,还未见过他这般乖顺呢!堂堂焚业宗的宗主 ,能从邪道上五宗手里挣脱的男人,自然是文韬武略,杀伐果决之辈 。

    如今看他那青涩扭捏的样儿 ,就像是邻家小弟一般,还真是有些……惹人怜爱?

    楚凝略显窘迫,天元剑派一穷二白的 ,她这个亲传弟子也富裕不到哪里去。

    “我此行匆忙,身上最值钱的就是这把灵器了,就把它当做你的生辰贺礼吧!”

    白电对楚凝而言不仅是珍贵 ,整个天元剑派也只有这一把灵器,却是铁了心地要将它托付给楚凡。

    “姐姐,义父为何要在南州重建宗门呢?你是门中首徒 ,他可说过有朝一日要迁回东州?”

    楚凡仍旧没有收下白电 ,而是面色凝重地问道 。

    他不敢直接询问义父,以陈继道的脾性,定不会告诉他的。

    至少在他还披着焚业宗宗主这身皮囊时 ,作为一介正道宗派掌门人,陈继道对他难免有所顾忌。

    当然,楚凝身为正道宗派的首徒 ,却从不避嫌就是了 。

    “这个嘛,师父的选择定有深意。依我之见,一来是便于寻找掳来南州的弟子。二来 ,怕是要跟五毒宗斗到底了! ”

    五毒宗,邪道上五宗排行第三!

    楚凡心底一沉,这是他最不愿听到的消息了 。

    天元剑派即便在中品势力也排不上名号 ,想要复仇五毒宗无异于蚍蜉撼树。更何况楚凡命不久矣,极有可能撑不过月余光景。

    届时他倒下了,天元剑派没了隐藏的后盾 ,立即就会被他的仇家撕成碎片 。

    “姐姐 ,你回去后定要转告义父,一个月之内务必撤离南州!”

    他顿了顿,想起自己那义父也是个宁折不弯的人 ,若不是有一身傲骨,也不会在南州重建宗门了。

    “若他不肯,待到……紧要关头 ,姐姐定要保全自己!”

    嗯?

    楚凝隐约感到不妙,这话听上去,像极了临终遗言。

    一时间 ,花轿里陷入沉默,楚凝看着弟弟的双眼,愈发心慌意乱 。

    啪!

    她终究没忍住 ,率先出手,搭在了楚凡的手腕上 。

    天元剑派也教点穴诊脉,她这首徒也不是白当的 ,只听着楚凡的脉象 ,便知晓个大概。

    “啊!你怎么会伤得这么重? ”

    唰的一下,楚凝的小脸儿变得惨白。

    她回想起楚凡曾经吐血,血液中蕴含剑气 ,想必该是受了难以医治的剑伤 。

    楚凡连忙将手腕抽回去,换作旁人,在碰到他的一瞬间就会被千百道暗劲 ,近距离轰炸成渣。但偏偏是楚凝,这世上唯一能令他收起所有锋芒的女子。

    “我的伤无碍,姐姐不必担心 。”

    他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 ,方才受到牵动,他的心口剑伤又开始发作,可他总不能当着楚凝的面疯狂嗑药 ,只能强忍着。

    然而这番举动,却瞒不过血浓于水的姐姐。

    楚凝的眸子上涌出一层雾气,从小到大 ,她这弟弟从未骗过她 。事到如今却还在说谎 ,怕是那剑伤已危及性命,不敢叫她知晓。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